凤凰威廉希尔

文章标题:影视行业寒冬 横店无戏可拍

添加时间:2019-12-14 09:13:20

影视行业寒冬 横店无戏可拍

凤凰威廉希尔讯     来源:江南影视传媒

1576285845.jpg

“紫禁城”内空荡荡、群演做起了直播、周边行业皆遇冷……

记者实地探访,揭秘横店现状

影视资本退潮 横店无戏可拍 凛冬将至?

剧组减少

在横店影视城公布的12月3日-10日的拍摄动态上,共有19个剧组,记者查阅了去年同期的拍摄动态,一共有36个剧组,就数量来看,今年同期相比去年,确实少了一些

群演无戏

“以前有老横漂运气好一天可以接4场戏,我最多时一天接两个戏。现在一天一个戏都不能保证。以前一个月收入四五千,现在只有2000元左右。”“横漂”东哥表示

周边遇冷

随着剧组减少,一系列的产业也受到直接冲击。一位常年在横店影视城附近做房屋租赁的小张说,从去年年底开始,离开横店的人越来越多,他的生意也一落千丈

演员无戏可拍、全国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、横店开机率同比少45%……最近一段时间,关于“影视寒冬”、影视行业萧条的话题不时出现,尤其是今年三季度公司的业绩公布后,各大影视公司的盈利状况并不理想,似乎也印证了寒冬的说法。

作为承担了国内超过四分之三外景拍摄地的横店和象山影视城,这两地更像是国内影视盛衰的镜子,一步步见证着中国影视的发展。横店和象山影视城,是否真的面临开机下降的情况?“横漂”的生活到底如何?近日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赶赴横店和象山影视城,通过对影视城以及周边一系列产业的实地探访,对管委会、群演、演职人员的采访等,试图还原一个资本退潮之后真实的中国影视圈近况。

中国“好莱坞”

因一次偶然

横店影视城从这里起步

横店,本义是“横在路旁的简陋店面”,这里古时曾是东阳境内的一条驿道。穷,是当年横店人的真实写照,“出门望见八面山,薄粥三餐度饥寒。”这句民谚说的是过去的横店。如今早已不同,因为横店集团声名远扬,拥有东磁、普洛药业、英洛华、得邦照明、横店影视、南华期货等6家上市公司,更被称为“世界磁都”“中国好莱坞”。响亮的名字背后,是创始人徐文荣和横店帝国的故事。

20世纪70年代,时任横店大队支部书记的徐文荣带着200多名横店农民创办丝厂,赚取了企业发展的第一桶金。此后,徐文荣又开办针织厂,生产尼龙衫。1980年4月,徐文荣创办横店磁性器材厂,1981年8月成立横店轻纺总厂,1984年11月成立横店工业公司,1990年7月创办永安化工厂、制药化工厂,1990年9月成立浙江横店企业集团公司。

做工业、科技起家的徐文荣进军影视业是一个偶然。时至今日,导游仍在向来到横店旅游的游客们讲述着这个故事:1996年,导演谢晋筹拍《鸦片战争》,正在发愁短时间内无法建成摄制外景地,恰好遇见了徐文荣。徐文荣当场决定,由横店集团出资,3个月时间内,在6万多平方米的面积上建造160多栋建筑。《鸦片战争》在横店如期开机,此后,陈凯歌、张艺谋等不少导演也来到横店拍戏,同时带动了旅游产业。在横店影视城广州街旁,至今还立着一个牌子:横店影视城,从这里起步。

横店影视城的出现,让浙江东阳市成了名副其实的影视城,以“东阳+影视”为关键字在天眼查搜索,能搜索到相关企业4352家,其中不乏正午阳光、华谊兄弟、留白、长城、欢瑞、欢娱等知名影视公司。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发现,这些知名影视企业的注册地点,都在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内。

今年2月,东阳曾公布了2018年纳税大户的名单,“纳税十强企业”中,横店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东磁股份和普洛药业以70307.58万元和38415.58万元的纳税额排名第一、第三。此外,榜单中不乏华谊兄弟、正午阳光、欢娱影视的身影,而张艺兴、杨幂、景甜等明星则是2018年度东阳市纳税最多的三名艺人。

“作为承担了国内超过四分之三外景拍摄地的横店和象山影视城,这两地更像是国内影视盛衰的镜子,一步步见证着中国影视的发展。”

九成演员生存空间被挤压

2019年下半年,于正在横店发起演员养成类综艺《演技派》,刘帅经过PK成为其中一名学员。与其同期上映的,还有同类节目《演员请就位》、《我就是演员》。

周陆啦也是《演技派》的一名成员,在此之前他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进入剧组了。虽然他曾经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第一名,学校里的风云人物。

“现在演员很被动,我们只能展示自己,然后等着人家(片方)来找。”刘帅告诉记者,他有很多演员朋友坚持不住,有的回老家开饭店,有的漂在北京找其他工作。

面对困境的并不仅仅是“腰部”演员,部分一线演员也面临接不到工作的问题。在今年IRST青年电影展上,演员海清直言自己“没有戏拍”。此前,姚晨在《星空演讲》上说自己在最成熟的状态下,事业陷入了最尴尬的境地。

“很多演员没有退路,他们步入行业几年后,发现自己处于职场瓶颈,这时想转行已经很难了,只能咬着牙坚持下去。”上述分析师表示,一部优秀影视剧的背后,是无数演艺工作者的默默付出,可是观众眼里往往只有一两个明星主演,以及令人感慨的“天价片酬”。

优酷资深制片人、《演技派》项目总负责人宋秉华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《演技派》的初衷是希望记录演员行业的现状,告诉大家拍戏究竟是怎么样的,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吃得好住得好,开着房车赚着高薪。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,《演技派》节目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住在横店郊区一个小旅馆里。

“演艺圈时常用‘鲤鱼跳龙门’来形容演员,因为演员总是试图给观众呈现光鲜亮丽完美无缺的一面。”于正说,实际上演员行业90%都是“腰部”演员,他们已经很久没戏拍了,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。

“再不拍戏就交不起房租了”

2019年,是刘帅北漂的第四个年头,他搬进一间距离公司不远出租屋里,租金一个月5000多元。在圈外的同学们看来,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演员了,大学时期他出演首部作品《心碎急诊室》,随后进入娱乐圈。

与很多底层演员相比,刘帅的演员道路算是相当顺利。2016年毕业后,他主演网剧《大侠日天》;2017年被银河互娱签约,成为一名正式的签约艺人,参演古装宫廷权谋剧《独孤天下》;2018年,成为悬疑古装言情探案剧《两世欢》的主演。

在享受表演时刻的同时,刘帅也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窘迫——过去一年片酬收入不到10万元。“再不拍戏就交不起房租了。”他说。

有一次,刘帅在横店拍戏时坐出租车,司机师傅听说他是主演,兴致勃勃聊起薪酬,结果这段谈话从开始到结束都充斥着司机师傅惊讶地质疑,“什么?你可是主演啊!”

“可是你不知道,有很多角色,即使零片酬也有大把的演员愿意接,有时候你还在自我感觉良好,可能一转身这部戏就错过了。”他无奈地表示,为了不错过机会,有时不赚钱也演。

与中国绝大多数家长一样,刘帅的父母并不支持他混迹演艺圈,认为孩子大学毕业后最好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上大学时,家里给他报的专业是“计算机”。他觉得也不错,好歹可以玩电脑。

可是在大学时期,刘帅的内心对演艺事业向往的萌芽生根。他自己拍微电影,一次次报名去片场试镜。当时仅仅是出于喜欢,并没有明确的意识,这是自己未来的职业路径。直到有一次试镜,被确定为《大侠日天》的主演之一。

责任编辑 檄文


上一篇:抗战题材电影《暗剑》实现“三个突破”

下一篇:已经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