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威廉希尔

文章标题:鼓动、支持香港暴乱——你的脑子进水了吗?

添加时间:2019-09-24 19:20:26

鼓动、支持香港暴乱——你的脑子进水了吗?


凤凰威廉希尔讯【王希哲】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凤凰威廉希尔评论员 檄文

香港暴乱事件持续发酵,究其原因:一方面,是香港一些不法分子犯上作乱,妄想将香港从中国的版图上分离出去;另一方面,则不否是由一些反华势力国家在暗中蛊惑和支持。本社在网络上采访了因反对台独,被台湾政府驱逐出境,旅居美国的爱国人士、社会活动家王希哲先生。

王希哲先生对香港暴乱事件,痛恨疾首。他怒斥旅居美国,且支持香港暴乱分子的徐水良,并把他同徐水良的对话,发给了凤凰威廉希尔,希望凤凰威廉希尔予以披露。

凤凰威廉希尔是香港国际媒体,始终坚持弘扬正义的立场,对香港暴乱事件,不仅深感遗憾,而且深恶痛绝!香港是中国的香港,是从英国政府手上接收的,被英国殖民主义者霸占100年的香港。香港被英国霸占的历史,是中国受屈辱的历史。如今,中国以巨人的姿态屹立在世界的东方。中国的强大,是包括旅外在内的所有龙的传人引以自豪。中国的强盛,是一切反华敌对势力不想看到的。但是,已经站立起来和步入繁荣的中国人民,绝对不允许任何反华势力抬头,更不允许任何反华势力的阴谋得逞!

国外反动势力反华,是阴谋的浮现,决不能任其放任;华人反华,愧对祖宗,猪狗不如,必诛之!

 

微信图片_20190924191014.jpg

台湾爱国人士王希哲


请教一下徐水良等这里和纽约的一些“革命家”:

你们还在拼命地鼓动香港“勇武派”暴力干到底。我问你,比如水良先生,你是当年毛主席支持过的左派“龙种”,浙江红暴头头,现在,假设你是香港暴乱的总指挥,无休无止地干下去,你究竟想最后达到什么目标呢?能明白回答我和大家吗?

最后冲进港府,暴力夺权,宣告成立香港国或香港独立政府?可行吗?如果发生在北京,也许可行(先不说可能):冲进中南海,暴力夺权,宣告徐水良革命政府成立。但你是在香港,就算夺了港府的权, 囚禁了林郑,下一步又能如何呢?就能成立香港国了?就能站住脚了?可以用屁股想想。

 

若你说“不。我就是要‘五项诉求,一项不能少’!”那五项诉求最核心最要害的是“一人一票双普选”。这“一人一票双普选”,已非林郑权力,即今日美国也未实现,估计永不会去实现。香港是反共社会,7-8百万人口,动不动“数百万人上街”反共或“恐共”,共产党怎可能给你什么“一人一票双普选”?“一人一票双普选”,实质就是夺权,就是脱离中国,就是港独。你不冲进港府,暴力夺权,成立香港国,何能得“一人一票双普选”?

 

若你说“你不让步, 我就天天打砸毁烧(下一步必是杀),以香港为人质,搞烂它,非逼你出手流血镇压不可!”这一招,你用在国内“北上广深”或重庆等,会有效果,共产党还真不得不出手。用在香港, 你搞烂了它,与北京何干?无非是你自残,“北上广深”重庆等恐怕还乐得看。北京还能向外扮一副“开明”“尊重香港自治”的模样。

 

你又以为香港闹下去,可以连锁反应,激起大陆人民的同情、支持甚至仿效起来造反?睁开眼睛看看事实吧,香港暴乱的反华口号,反华行径和外国旗帜,激起的恰是大陆民众普遍的愤怒和敌视,及对“民主”和你们“海外民运”更极负面的认识。

 

那么,徐水良等这里和纽约的一些“革命家”们,请回答, 你们兴奋鼓动无休止的香港暴乱,想最后达到的目标,究竟能是什么呢?打砸毁烧杀,盼不到流血镇压,最终只能激起香港想要正常交通、经营、生活的市民的愤怒,起而文攻武卫,黑白衣人分阵营大规模武斗(已经开始);久无结果,“勇武派”们也师老兵疲, 斗志不再,海外西方媒体兴奋焦点,亦已转移,英美法德,各家有各家闹心的事,最后香港之乱必是无疾而终。此番力已用尽,“黄台”之 闹,后难再燃,香港和你们今后还能有什么戏可唱?

 

我看你们自己也心知不会有什么结果的。 你们的兴奋,无非想看看香港人流血,中国 “制裁”,满足一下你们的反共反华病态仇恨心理罢了。不是吗?你说不是,那么请说说你们的目标,究竟是什么?老王请教一下徐水良等这里和纽约的一些“革命家”:假设你是香港暴乱的总指挥,无休无止地干下去,你究竟想最后达到什么目标呢?能明白回答我和大家吗?

 

徐水良答:“结束赤纳粹一党专政,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人性化宪政法治制度”

 

老王再回复:也许这是你的战略目标,但这次香港暴乱你要达的战役目标是什么?问你是这个!除了大话,空话,牛皮话,你还能有什么?

在漂亮的喧嚣的革命空话口号下,让人去白送死,过去是共产党所谓"左倾冒险主义路线"的特征,现在也是你的特征!

 

 

【徐水良简介】

徐水良,1945年生。文革浙江大学“红色暴动”组织头头。浙江“红暴”曾被毛泽东批示为军队应该支持的“犯了错误的左派”。徐写文章,自称为毛泽东思想的“龙种”。后又曾被称为“南京的李一哲”。

 

1980年民主墙时期,徐水良参与了王希哲任主编的刊物《学友通讯》和“全国民刊协会”机关刊物《责任》,作为南京撰稿人。立场仍为马克思主义。1981年民主墙和民刊被取缔,民主墙主要活动分子悉数同案被捕判刑,徐水良10年徒刑

 

1998年秋,徐水良据称由国家安全部门特殊安排,奇迹般经机场“特殊通道”举家移民美国,参与海外民运,忽然变为极端反共,高调鼓吹暴力革命推翻共产党。王希哲曾问他怎么从文革造反左派和毛泽东思想的“龙种”变得如此仇共反共?他回答:“我当年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。”除他之外,据他说,当年的“红暴”领袖们几乎都与他一样,口号拥共,心中反共。

 

由于徐海外几乎歇斯底里反共,又由于他竟把海外民运 包括王炳章几乎所有的大小头头活跃分子都诬指为“中共特务”,再加他举家经安全部门安排顺利移民美国此事可疑,反被海外民运不少人怀疑其为戴着极端反共面罩瓦解海外民运的“中共特务”。这只有天知道。

 

近月,他又在网上极力鼓吹支持香港暴乱活动,反对和责骂胡平的所谓“见好就收”,要求香港暴乱“好”也不能收,“坏”就更不能收。于是王希哲写了一篇询问他的目标的小文。


凤凰威廉希尔【责任编辑 檄文】